當地時間2014年10月16日,美國芝加哥拉什大學醫療中心,護士Keene Roadman和Fred Serafin向照顧埃博拉病毒患者的護士們演示正確的防護步驟,以避免和減少因照顧埃博拉患者而感染病毒的幾率。
  中新網10月29日電 據英國《金融時報》29日報道,世界銀行行長金墉日前在接受採訪時指出,面對埃博拉疫情,“我們仍然落在後面,我們仍在與一場處置難度極大的疫情抗爭。”他還表示,世行需要介入控制埃博拉疫情。
  報道稱,當金墉在2012年7月接任世界銀行行長一職時,他的專業背景成為人們關註的焦點。很多人質疑的一點是,金墉作為一名傳染病專家的資歷,是否讓他有資格出任一家傳統上為橋梁和水壩提供融資的開發銀行的負責人。
  不過,在埃博拉危機在西非及其他地方蔓延之際,金墉找到了一個重塑自己行長任期形象的辦法。而且,對這位在韓國出生、在美國愛荷華州長大的醫科博士來說,這場危機正迅速成為他世行行長任期的一個重要里程碑——儘管這最終可能會推動世行朝著令某些人不快的方向演變。
  報道指出,金墉已成為緩慢的國際反應體制內涌現出的一位主要批評者,他還因推動世界衛生組織(WHO)加快行動而贏得過好評。金墉曾任世衛組織艾滋病防治項目負責人。
  他表示:“我們仍然落在後面。我們仍在與一場處置難度極大的疫情抗爭。”
  上周,就在紐約州和新澤西州州長對在西非抗擊埃博拉後回國的衛生工作者實行強制檢疫隔離之際,金墉卻呼籲更多醫生和護士前往西非。
  他還稱贊紐約市的一名醫生為“英雄”。這名醫生在幾內亞工作期間感染了埃博拉病毒,回家後的幾天里沒有顯現出任何癥狀,還曾在公共場所出入。正是他的這種行為促成了上述檢疫隔離措施,併在社交媒體上引發了憤怒的炮轟。
  金墉說:“他是一名英雄,我們需要更多像他這樣的人。滅火需撲滅火源。這是防止疫情向倫敦或紐約蔓延的唯一辦法。”
  最重要的或許是,隨著埃博拉抗擊戰力度升級,金墉積極地將世行定位成這場戰爭的主要資助者。
  今年8月,早在美國或英國作出任何承諾之前,金墉就已承諾從一個人道主義危機專項基金中撥款2億美元。9月份時,他將承諾撥款額倍增至4億美元。
  金墉說,世行有充分理由介入。除目前爆發的疫情外,經濟危機的風險也在醞釀——這種風險不僅出現在疫情最嚴重的幾內亞、利比裡亞和塞拉利昂等國,也出現在整個非洲。
  世行經濟學家估算,如果疫情得不到控制,到2015年底,埃博拉對西非造成的損失可能相當於326億美元。
  但已有跡象顯示,人們對整個非洲的信心都受到了影響,原本計划去非洲游玩的游客取消了行程,計劃在非洲開會的企業也將會議地點改到了其他地方。
  金墉說:“據我所知,除那三個國家之外的每個(非洲)國家的財長都表示他們真的很擔憂。”
  最大的結構性改變是讓世行介入一場人道主義危機。傳統上,世行會在重大自然災害(比如2004年的印度洋海嘯)發生後協助重建工作。這一次,世行一直在為危機的緊急應對工作提供資助。
  金墉任命的世行衛生部門主管蒂姆•埃文斯認為,世行對埃博拉危機的反應速度是該行歷史上最快的一次。這重新引發了有關世行應在此類危機中扮演何種角色的辯論。但與此同時,世行的舉動也贏得了贊譽。
  報道稱,世行的目光已經超越了本次疫情。金墉呼籲成立一個國際衛生工作者特別小組,以應對未來的大流行病。他還希望在世行內成立一支大流行病應對基金,以便在未來爆發疫情時能更快地調配資金。
  他說:“我們真的必須謹慎對待這些危害全球經濟的風險,這些風險只有在此類災難性時刻才會引起我們的註意。
  “未來大流行病的蔓延速度極有可能會比現在快得多,致命性極有可能會與本次疫情相當、或甚於本次疫情。要想抵禦此類病毒造成的大部分影響、以及疫情對經濟的影響,唯一的辦法就是做好充分準備。”  (原標題:世行行長稱世行將介入控制埃博拉 吁成立抗疫基金)
創作者介紹

蜂蜜蛋糕

otqc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