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網6月24日電 會期150天的日本常規國會已經於6月22日畫上了句號。對於會上討論甚是激烈的是否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問題,日本《朝日新聞》24日刊文,若日本行使集體自衛權,將破壞歷代內閣沿襲的保守政治路線,限制自衛隊參與軍事行動的“制動器”也將失效。
  文章稱,關於集體自衛權、經濟政策、社會保障等重要卻懸而未決的議案堆積如山,但國會討論卻如此低調,可謂相當罕見。
  文章指出,對於占據多數席位的自民黨支持下的首相安倍晉三,在野黨或是蜻蜓點水,或是缺乏威懾力,盡顯狼狽。
  儘管如此,若要舉出最值得註目的國會辯論,便是民主黨的前副總理岡田克也與安倍圍繞集體自衛權議題的交鋒。在5月28日的眾議院預算委員會上,曾發生過這樣的一幕——
  岡田:無法行使集體自衛權,和在一些特殊情況下,讓他國對日本行使集體自衛權懷有期待,結果卻說不可以,對日美同盟來說哪一個更減分?自稱能行使,結果卻又說不能而拒絕對方,我認為這個的負面影響更大。
  安倍:美國表示支持並歡迎我們就解禁集體自衛權展開討論。年末將製作出新的方針(日美防衛合作方針),以新的觀點來構築安保政策。
  文章分析,如果日本今後可以行使集體自衛權,那麼跟以前相比,美國定會更強烈要求自衛隊的海外派遣以及與美軍共同進行軍事行動。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里,日本一直以“有憲法條文與憲法解釋的制約,無法派遣自衛隊”為由拒絕美方,一旦解禁集體自衛權,今後便再也無法拒絕此類要求,這正是岡田所擔心的。對此,安倍的回答是“無需擔心”。
  文章指出,從長遠來看,美國必須要減少財政赤字,而且國內輿論十分反對會造成美國士兵大量死傷的軍事行動。美國恐難維持其“世界警察”的角色。如此一來,美國迫使自衛隊海外派軍分擔其工作的可能性就很大。
  文章認為,如果解禁集體自衛權,“show the flag”(美國要求日本支援其軍事行動時的口號)以及“boots on the ground”(美國要求日本派遣自衛隊的口號)的呼聲必將高漲。
  以和平憲法為擋箭牌,頂著來自美國要求強化防衛力的壓力,日本國內一直致力於維持“必要最小程度”的自衛隊規模——這是自前首相吉田茂以來沿襲至今的保守政治路線。具體的核心便是,將內閣法制局總結的、歷代內閣一直沿襲的憲法解釋,作為對自衛隊的活動的“制動器”,即集體自衛權的行使是違反憲法的,因此不能與美軍一同進行軍事行動。
  文章分析,如果解禁集體自衛權,就意味著“制動器”失效,判斷是否將對美國的進攻視同對日本的進攻而採取反擊的這一使命,將會由當時的政權來承擔。也就是說,“制動器”的功能從憲法解釋轉移到了政治家身上。從這個意義上來看,安倍與岡田的爭論就包含了:(1)是否可以回應美國的軍事要求;(2)政界是否能擔當“制動器”的角色,這兩個重大議題。
  此外,文章指出,2014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100周年。評論性文章隨處可見。雜誌《ASTEION》最新號特輯也是以第一次世界大戰為題。
  慶應大學教授細谷雄一在其文中寫到,“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夕的歐洲大國里充滿的驕傲、自尊心、片面的考慮、熾烈的愛國心,這些都如火上澆油般,推動了各國的行動”,“在奔向戰爭的巨大歷史洪流中,熟知戰爭危險性,並且有決心勇於面對時局還兼備能力的領導人少之又少。其結果便是歐洲大國們不願看到也未曾預料到的‘大戰’就這麼爆發了”。
  文章犀利地指出了領導人缺乏“決心、勇氣、能力”將會導致大戰的爆發。
  文章總結,對於將左右國家路線的集體自衛權,領導人們聲稱“執政黨聯合協議”,卻一直在秘密地進行字句的修正。作為基幹核心的外交、安保論也悄然聲息。對國民負有解釋義務的國會,也早早的匆忙閉會。在這裡,絲毫看不到承擔起“制動器”使命的決心與能力。  (原標題:日媒:在野黨對安倍缺乏威懾力 自衛權懸而未決)
創作者介紹

蜂蜜蛋糕

otqc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